收藏
二维码

车讯网 值得信赖的汽车媒体!

当前位置:车讯网 > 试驾 > 正文

北京汽车 - 北京汽车20

重走白求恩之路 在太行山感受北京汽车BJ20

2016年12月05日 00:00 来源:车讯网 作者:夏星
分享到:

  【车讯网 报道】虽说13亿中国人不可能都知道白求恩,但我相信多数人听说过这个名字,他的故事在小学课本里就有。由此看来,白求恩的故事家喻户晓,这句话应该不算夸张。可真正走访过白求恩故事发生地的人,恐怕不会太多。借着试驾北京汽车BJ20的机会,我来到抗战时期的晋察冀边区,沿着白求恩牺牲前十几天中所走过的路,进行了一番实际探访。

       当我计划这次旅行时,有人嘲讽:你怎么把一个说车的栏目,弄成革命教育了?事实上,我对政治没什么兴趣,但白求恩的观点与为人,我觉得很崇高,值得尊敬。比如,他认为医疗中不应有盈利。这恰恰是今天并非少数的医疗界人士,极力回避的话题,也正是造成广大民众看不起病的直接原因。

  白求恩的脾气据说很不好,很难与人相处,但我发现,即使到了今天,如果在一个庸才云集的团队中想卖力干活,往往就会被孤立,得到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负面评价。

  有人爆料说白求恩也曾去逛妓院。我觉得,一个自身条件优越的西方医生,能在中国最艰难的时候,主动前往中国最艰苦的地区,帮助咱们、拯救生命。单凭这一点,咱们怎么感恩都不过分。

  何谓晋察冀边区

  卢沟桥事变之后,抗战全面爆发,经过长征来到陕北的中国工农红军,于1937年8月,被民国政府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20天后,番号又改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但不知为什么,“八路军”的称谓一直传承下来。尤其是华北一带的民众,几十年后仍然习惯说“八路军”,尽管八路军早已变成解放军了。

  八路军下属3个师。其中,115师在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的率领下第一个渡过黄河,进入战区参战,在山西平型关打了个漂亮的伏击。这场后来被称为“平型关大捷”的战斗结束后1个月,也就是1937年10月,115师分兵,林彪率大部向山西南部开拔,聂荣臻率部分兵力留在山西北部,创建了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也就是晋察冀军区,又过了几个月,还成立了晋察冀边区政府,开设了银行,发行钞票。

  晋察冀指的是山西、河北与察哈尔,现在已经消失的是察哈尔,新中国成立后,这个省被内蒙古、山西、河北分了,昔日的省会张家口降为地级市,北京的延庆过去也是察哈尔省的一部分。

  晋察冀边区的范围,东界大致是是今天的京沪高速,西界是大同-太原一线,南界是德州-石家庄-太原一线,北界是张家口-承德一线。抗战中,共产党还创建了许多根据地,比如晋鲁豫、晋绥、鄂豫皖,等等,大大小小20余个,聂荣臻创建的晋察冀是第一个。所有根据地政府都采用33制,意思是由共产党、左派人士、中间人士共同执政,共产党只占三分之一。

  抗战中的西方人

  抗战时期,前来援助的西方人并不少见。比如,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前身——军情八处及“美国密室”创始人雅德礼,在抗战爆发后不久,被戴笠聘请到中国,为中国破译日军密电码,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就开始从事破译工作,被誉为美国破译之父。至于带着几百架战斗机和数百名志愿者来华与日军直接作战的陈纳德,更是声名远扬。

  帮助共产党抗日的西方人也不少,大都是医生。比如,在中国服务了一辈子的美国医学博士马海德、德国医生米勒和奥地利医生傅莱、被聂荣臻称为“八路军外籍战士”的燕京大学英国教授林迈可,等等。在南方的新四军,则有一位名叫罗生特的奥地利医生,他一直为中国服务到1949年,回国后,曾希望再次来华,但因种种原因未获批准。

  最出名的,要数白求恩。这位加拿大医生,得知中国抗战爆发,通过国际援华委员会,组建了医疗队,于1938年1月动身,3月抵达延安,8月来到五台山,被聘为晋察冀军区卫生顾问,1939年11月牺牲。在晋察冀服务的15个月里,白求恩建立了模范医院(今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并参与卫生学校的创办(今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部),为八路军培养了大批医务人员,还数次亲临火线,救助伤员,最终不幸感染,在河北省唐县黄石口村去世。

  抗战时期,共产党军队里的西方医生不仅仅是白求恩一位,除了刚才说到的马海德、米勒、傅莱、罗生特,还有美国人理查德·布朗。下面这张照片,是他与白求恩、贺龙在山西岚县的合影。

  下面这张图,是白求恩在晋察冀的活动路线。整个晋察冀虽有许多城市,但八路军的活动区域,几乎全是偏僻之地。尤其是八路军的后勤部门,比如兵工厂、被服厂、医院、学校等,为了安全,都位于大山的最深处,有些村落,至今仍不通公路。所以,探访抗战遗迹,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儿。第一是需要有耐心与野外生存能力,第二是需要有辆通过性好的车。因为:1,有些遗迹没有明显的标识,得需要打探、寻找;2,不通公路的地方就得靠步行,步行路线没有明确的指示,得靠打探与卫星定位;3,通公路的地方,实际上也是羊肠小道居多,烂路居多,底盘低的车,走起来实在费劲。

  寻访白求恩临终前的最后一段路,是6年前友人老普告诉我的,这个愿望一直萦绕在心头,但因故一拖再拖,直到上周,得知有一次试驾北京汽车BJ20的机会,1988年起成为北京汽车车主的我,第一反应是:该出发了。

  第1站:北京——孙家庄。

  小时候就学过:八路军在摩天岭作战,白求恩带着医疗队上前线,在距火线只有几里路的地方展开医疗救护,由于隆隆炮火的震动,白求恩不慎割破了手指,感染病毒。由于上述场景被八路军摄影师吴印咸拍了下来,记忆深刻。

  友人老普告诉我,白求恩做手术的那个小庙找到了,在涞源县王安镇孙家庄。但是,周围没有摩天岭。查看地图得知,最近的一个叫摩天岭的地方,在孙家庄东北方向,直线距离23公里。另一个摩天岭就远了,在蔚县境内,孙家庄正北方向,直线距离超过50公里。据说,当时日军是要修筑张家口往南,前往涞源一带的公路,此路一旦建成,对晋察冀边区威胁较大,于是,八路军派出部队,打击日军的筑路部队,摩天岭一仗,就是因此发生的(下图为远眺摩天岭)。

  事实上,当时白求恩正打算回国筹办医疗器械与药品,面对即将到来的秋季扫荡,他决定推迟行程。10月27日,应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杨成武的指示,医疗队来到孙家庄,对从摩天岭撤下来的伤员实施医治——前些年有个电视剧《无限生机》,剧中说到,如果医生前往事发地实施抢救,生还率能大幅提升。医疗队呆在后方医院,等着担架队把伤员送来再医治,医生得到了安全,但伤员的情况就不乐观了——白求恩差一点就能安全回国。

  孙家庄是个紧靠着河流的小村子,村子最北面有个微型小庙,医疗队把临时手术室就安置在了小庙中。现在,小庙旁边盖起了一大排房子,看上去刚刚落成不久,可能是打算弄个纪念馆吧。

  当时,这座小庙周围没有围墙——类似这样的小庙在这一带很多,都是这么一间小屋子,门前通常还会有座影壁墙。

  虽说白求恩设立医疗点的地方,距离摩天岭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但此地北边3.5公里处就是王安镇,镇上有日军据点。估计是日军看到了八路军的担架队,于是追了过来。孙家庄与王安镇之间,有个银山口,担任警戒的八路军在山口处阻击日军,医疗队急匆匆完成任务后,赶紧撤退,白求恩就是在这时不慎割破了手指(下右图是割破手指的情景)。

  上面这两张图对比来看,可见当时小庙周围没树,路的走向也有些变化。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此地一个小小的划伤,竟然要了白求恩的命。这一天是1939年10月28日,15天后,白求恩去世。

«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全文浏览
本车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