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二维码

车讯网 值得信赖的汽车媒体!

当前位置:广州车市 > 正文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2020年07月23日 16:28 来源:车讯网 作者:胡宇铿
分享到:

[车讯网-广州 本地车讯]

  “你的梦想是什么?”

  每当汪峰在《中国好声音》上问起这个问题时,又何尝不是在问自己呢?

  泰戈尔说:“有一个早晨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从此我的脚步就轻盈了。”听着隔壁提琴的抽泣,喝着世事煮沸的热汤,汪峰的昨天,停留在了鲍家街43号。

  1993年,中央音乐学院附小、附中、大学一路畅通的汪峰,放弃了中央芭蕾舞团首席提琴手的光明前途,蓄起了令家人嗤之以鼻的长发,奔向了做摇滚乐队的“不归路”。枯燥无味了17年、行将延续一生的schedule,被汪峰亲手撕碎了。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鲍家街43号乐队成立了,以中央音乐学院的门牌号为名,既是埋葬过去的封条,也是头悬梁锥刺股般的自我警醒。汪峰似乎要不顾一切地,走向实现“摇滚梦”的那天了。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历史的巨轮滚滚向前,大洋彼岸的斯巴鲁,与汪峰搭上了同一班车。尽管这一站不是始发站,也不是末班车,是不知去向的中转站,但是这班云霄飞车上的斯巴鲁和汪峰,是注定会被历史记住的。

  拨开云雾见光明

  时针,依然是拨回1993年。从70年代开始参赛的斯巴鲁,迟迟没有拿到属于自己的WRC年度冠军。皆因斯巴鲁当时的参赛车型Legacy(力狮),但是Legacy的车身尺寸较大,且变速系统与悬挂系统更适合公路行驶,在路况复杂的WRC赛场上,难以与其他厂商平台更小、更灵活的车型匹敌。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在Prodrive(全球最大的独立赛车和车辆技术服务厂商之一)的帮助下,斯巴鲁推出了全新的A组拉力赛车——Impreza 555(翼豹555)。在芬兰千湖拉力赛的首秀中,芬兰车手Ari Vatanen首次驾驶Impreza 555便拿下了亚军。破旧立新、打通了任督二脉的“555”涂装斯巴鲁赛车,正朝着登上WRC之巅的梦想,狂奔而去。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苍天不负有心人,随后斯巴鲁在1995年,1996年,1997年获得三届制造商冠军;在1995年,2001年,2003年获得三届车手冠军;在期间总共赢得47场胜利;这些一路以来为之奋斗的血与汗,让斯巴鲁化为富士山下那一抹最艳丽的“樱花红”。

  在络绎不绝的质疑声中,汪峰回应世人的速度,同样惊人。从早期布鲁斯的尝试之作《JUST LIKE BLUES》,到北京建国门立交桥上余音绕梁的《晚安北京》,汪峰纯粹的摇滚魂和不世出的天赋,引领着鲍家街43号走向成熟,迅速催生出了《小鸟》、《李建国》等作品,不断为其首张专辑添砖加瓦。

  风驰电掣的云霄飞车,终于来到了最顶峰。

  1997年,斯巴鲁拿下了惊世骇俗的WRC“三连冠”。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1997年,鲍家街43号发表了首张同名专辑,成为了内地摇滚圈浓墨重彩的一笔。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当斯巴鲁带来了油门控制更加精准的WRC98,汪峰依然“愿在梦醒前燃尽,看那小溪,看那山脉”(鲍家街43号《忧郁的眼睛》),然而没人会想到,斯巴鲁将阔别冠军领奖台,鲍家街的第二张专辑《风暴来临》,总销额仅为12000元人民币。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再次面临中转站,是下车转线,拥抱不一样的明天,抑或不离原路,实现更远大的的理想?

  “这条长长的街道,留下我多少青春和梦想,它会把我带向何方?”(鲍家街43号《街道》)

  汪峰选择了前者,斯巴鲁选择了后者。

  明天的你,是否依然爱我?

  当汪峰被生活压力逼迫得难以喘息时,华纳音乐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随着汪峰的单飞,鲍家街43号也宣告解散了。尽管汪峰怀揣着最后一丝倔强,推出了单飞后的第一张专辑《花火》,终究,还是成为了他“摇滚梦”里的最后一刹烟火。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反观斯巴鲁,在WRC赛场上付出着非常人能想象的投入,却难逃“无冠怪圈”,可谓是入不敷出,另寻出路似乎是最理性的选择。可当相爱相杀数十年的老对手——三菱已然退出,斯巴鲁依然紧咬牙关,一如当年的汪峰,坚信着“明天所有的麻烦,都会烟消云散”。(鲍家街43号《明天》)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即便如此,08年的金融危机,还是成为了压垮斯巴鲁的最后一根稻草。等待斯巴鲁和他的车迷,以及追求速度与激情的梦想,又会是什么样的明天呢?

  对于国外车迷来说,有WRX、甚至WRX STi,金樽空对月又何妨;而在国内,或许只剩下BRZ了。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对于国内车迷而言BRZ是什么?一款玩具、一台跑车;不,它是斯巴鲁献给国内车迷的一份礼物。同时,也是斯巴鲁在国内性能车市场中仅存最纯正的“灵魂”。

  墙外的世界笙歌鼎沸,墙内的世界门可罗雀

  眼看着新款车型Levorg即将登场,似乎又黯然透露着无缘于国内市场的消息。对于车迷而言,即使在二手市场中找到早期的Impreza WRX STi,但碍于车况、年份等问题无法接受,而依靠平行进口车商引入WRX STi S209,其高昂的运输费用与售价,又令车迷望而却步。

  故此,斯巴鲁BRZ成为国内车迷的最佳选择。遗憾的是,由于国六排放标准等问题,仅满足国五排放的BRZ只能被迫离开市场。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什么?今天试驾BRZ?”收到试驾BRZ车型的笔者,内心可谓是欣喜若狂。好比儿时看到那装载97拳皇的红白“Game Boy”,那是每一根神经都被泛起涟漪的impact。

  #本次试驾斯巴鲁BRZ 2020款2.0L自动Type-RS版车型

  “还要什么高科技”

  相信车迷早已熟知BRZ的外观造型,笔者在此也不作过多描述。倒不如直入正题,探究它的驾控乐趣与市场价值。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打开车门的一刻,带着暗黄色的氛围灯,配合车内橙色显示灯,浓厚的“JDM”氛围映入眼帘。虽然该车没有目前所流行的大尺寸液晶屏、电动座椅、电子手刹、ACC驾驶辅助系统,仅有一键启动、收音机、机械手刹、多功能方向盘等基本配置,但对于性能车迷而言以上配置足矣。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不得不说,没有液晶屏幕所产生的“光污染”,确实能让驾驶者更容易集中注意力,而充满机械按键的内饰布局,更深得笔者的心。当然,也因为它是BRZ。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正当笔者即将开车起航时,身旁的同事连忙将笔者拽起,并且扳开驾驶座椅将笔者放置于后座当中。坐在后座的笔者感受到囚困无助所带来的空间压抑,“连滚带爬”地离开后排,随即回归前排桶椅的怀抱当中。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可咸亦可甜”

  尽管BRZ进入国内市场已超过八年历史,但直至车型停产时,笔者也没有体验到在原厂状态下的BRZ自动挡车型,反倒是经过一系列改装的手动挡车型,令笔者欲罢不能。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驾驶着一台自动挡BRZ行驶于城市道路,如同拿着一款“傻瓜相机”前往拍摄境地,而笔者的手却总是习惯性放在档杆上,双脚也准备着随时降档补油等操作。可惜,自动挡车型并未能让笔者实现以上操作,反倒令笔者感受到轮胎碾过凹凸不平的路面所产生的不适,而笔者的注意力也集中在如何避开路面坑洼当中。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唯独在早晚高峰期堵车时,自动挡的优势才得以展露。

  尽管如此,该车在换挡逻辑方面已尽力贴合于用户的驾驶特性。原因是该款变速箱的调校十分偏爱于采用高转速换挡,以至于在正常行驶状态下1、2、3挡可以达到4800rpm时再决定自动升档,而4、5挡则在3800rpm时升档。在保持动力平顺输出的同时,也能维持良好的油耗水平。不得不说,工程师对该副变速箱的调校逻辑下足功夫。

  虽然该变速箱在升档方面一直处于“亢奋”状态,但在退档方面的反应则过于迟钝。笔者尝试在4500rpm时进行降档,变速箱并没有采取“降档补油”的行为之余,反倒表现出明显的拉扯感,以至于需要笔者自行补油才得以平顺。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在拥有充沛动力输出的同时,除了归功于变速箱调校以外,代号为FA20的2.0L自然吸气水平对置发动机也是一大功臣。

  众所周知,该款发动机属于丰田与斯巴鲁共同打造的作品,拥有200 Ps最大输出与205 N·m最大扭矩水平,直至目前该款发动机也仅搭载于BRZ/86身上。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有趣的是,FA20发动机的缸径与冲程为86 mm X 86 mm,两者形成正方形的缸体结构。相比于其他水平对置发动机,短冲程与大缸径的配合能产生更优秀的动力输出。

  但这就像一把“双刃剑”,尽管在动力方面有所提升,却在燃油经济性方面成为弱点。故此,丰田提供D-4S(双喷射系统)改善FA20的先天劣势,最终打造出既提供充沛动力也拥有优良油耗表现的FA20发动机。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行驶于沥青路面,在避震器保持原厂状态下,路面上的细碎震动已被过滤的一干二净,唯独在坑洼路面上该款避震的弱点才得以呈现。但这并不是坏事一桩,对于需要兼顾家用的消费者而言,赛道并不是他们的“第二个家”,购置该款车只是希望领略驾驶乐趣的同时也能兼顾日常行驶。而对于需要下赛道的车迷,原厂避震也早已被更换成竞技型避震器。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唯独令笔者感到不满的是该车所搭载的横滨(yokohama)dB decibel E70轮胎,主要原因是该款轮胎的抓地性并不能与动力输出形成“如胶似漆”的搭配,使得笔者以正常时速通过弯道时车身呈现出即将“甩尾”的状态。即便如此,该车所采用的前麦佛逊独立式悬挂与后双叉臂依然能提供良好的过弯支撑性。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珍惜眼前人”

  斯巴鲁BRZ的驾驶乐趣,笔者仅用短短的三天时间便充分领略。还车后,同事推送一则关于BRZ/86在日本本土市场正式停产的消息,而文章提到“英雄迟暮”这一词令笔者感到困惑。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何为英雄迟暮?这一词代表着英雄年事已高,能力或心境不复当年。对于笔者而言斯巴鲁BRZ称得上英雄,但并没有“迟暮”。一款推出市场超过八年历史的平民跑车,无论在消费者口碑或后市场环境均能得到认可,不过是由于国六排放标准退出国内市场,而在本土市场宣布停产也不过是需要进行换代罢了。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与其说BRZ英雄迟暮,倒不如说即将换代的它迎来浴火重生。早在2019年,笔者已预测到BRZ即将迎来换代时期,而换代后最大的改动便是它将采用代号为FA24的2.4L水平对置涡轮增压发动机。

  而FA24发动机采用94 mm X 86 mm的缸径和冲程设计,完全依照斯巴鲁EJ系列发动机的大缸径、短冲程设计理念,换言之更像是回归至当初专注于高性能领域的年代,所以下一代BRZ/86采用FA24系列发动机亦不足为奇。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唯独在底盘构造方面,根据斯巴鲁目前最新的SGP平台而论,该平台直至目前并没有推出前置后驱车型,而丰田的TNGA架构同样没有,即使是改款后的雷克萨斯IS也并未采用TNGA架构。以此推测下一代斯巴鲁BRZ或将是一款基于SGP平台打造的四驱车型,又或许将继续保持原有的前置后驱布局。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回归至本次试驾主题,斯巴鲁BRZ所产生的原始驾控魅力,并不能依靠笔者数千字描述从而了解清晰,必须亲身体验过后才能完全领略。而笔者所体验的乐趣,除了斯巴鲁BRZ自身所散发出的独特光芒以外,还有自然吸气发动机所带来的绵长且力量感十足的声浪,并不是涡轮增压发动机所能比拟。

  但这并不值得我们伤感或遗憾,毕竟自吸时代终究会被更高效的涡轮时代所覆盖,而下一代BRZ或将会是更优秀的作品,拥有独特蓝色的昴宿星团依旧会在车迷心中闪烁光芒。

斯巴鲁BRZ:梦想之光再微弱,仍亮过烛火

责任编辑:胡宇铿
本车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