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二维码

车讯网 值得信赖的汽车媒体!

当前位置:车讯网 > 试驾 > 正文

民主的堡垒 星爷与新海马S7行走滇缅路之二

2015年09月06日 00:00 来源:车讯网 作者:夏星
分享到:

车讯网 报道昆明,最早在外地人的脑海中,是个遍地有大象,到处跑孔雀的地方。再往后,昆明又以过桥米线与汽锅鸡闻名全国。有人将其视为春城,可惟独忘了“四季如春”的后面还有句“一雨成冬”。这次我的主题是抗战,说到抗战,全国范围内最值得看的城市,当属昆明。70年前,这里是民主的堡垒,今天,它是拥有抗战遗迹最多的城市。

  大后方与最前沿

  抗战初期,随着国军作战失利,首都从南京武汉,最终落脚到了重庆。东部的学校与企业,也纷纷西迁,其中有一些,来到了昆明,使得昆明从原本的宁静与安逸,变得沸腾起来。令昆明更加沸腾的,是神速建成的滇缅公路,各种物资源源不断经缅甸运进中国,一时间,这里成了物流集散地。不久,受宋美龄之托,陈纳德在昆明筹办航空学校,后来又成立了中国空军美国志愿大队。总之,从1937年到1942年,这里是抗战的大后方,是支持前线对日作战的地方,被称为民主的堡垒。

  好景不长。随着日军登陆缅甸,向北推进,英军向印度溃散,中国远征军也没能挡住日军的进攻,日军以飞快的速度来到怒江江边,此时,他们距离昆明只有759.5公里,幸好中国工兵部队炸掉了怒江上的惠通桥,才算挡住日军进攻的脚步。中日两国军队隔江对峙,一直持续到1944年滇西大反攻。此时的昆明,瞬间变成了战争前沿。

  昆明10大抗战遗址

  由于这段历史,造就了昆明拥有众多抗战遗迹。早在2010年,昆明便评选出了10大抗战遗址。

昆明10大抗战遗址
抗战胜利堂 1946年落成,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西南联合大学旧址

联大在昆明办校8年,从军学生834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飞虎队总部大楼

1936年建成,原为学校,1941年,美国空军退役军官陈纳德组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队”,该楼成为司令部总部。

滇缅公路起点

滇缅公路担负着抗战物资的供应。2005年,滇缅公路“零”公里纪念碑在原有位置再次竖立

巫家坝机场航站楼

该机场是抗战时期主要国际空港,亦是飞虎队的大本营。在关上南路98号,当时的航站楼依旧存在。

滇西抗战纪念碑

全称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立于1947年,后被毁,仅存基座。2013年恢复。

呈贡机场

建于1943年,美国第14航空队取代飞虎队之后,该机场成为部分飞行队的驻地。西迁云南的中央空军航空学校也在此训练。

昆明国际无线电台支台

建于1938年,电台在抗战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战时通讯联络作用。

陈纳德路

最早建于1925年,是岔街口到巫家坝机场的公路,1937年扩建后,史称岔巫公路。为飞虎队提供了交通便利,援华物资也由此送往各地。1945年,该路被命名为陈纳德路,现名民航路。

龙泉镇名人故居

西南联大在昆8年,为躲避日军飞机轰炸,教授疏散至城郊的龙头村、司家营、车家壁等处。龙泉镇至今保存着闻一多、朱自清、梁思成与林徽因等人的旧居。

制表:车讯网 http://www.chexun.com

  这10个地方以前都去过,但为了让这次的游记内容更丰富,加上新车到手的新鲜劲儿,开着它,挨个又跑了一遍,除了呈贡机场没去——不巧遇到出城道路严重拥堵,把时间浪费了。下面,就用图片的形式,流水账是的记录一下。

  第一个:抗战胜利堂。

  位于昆明市中心,面对昆明老街区,背后是繁华的人民中路,最早是云贵总督府的所在地。虽然这里被简称为胜利堂,但在1944年动工时,抗战还没有胜利,等到了1946年完工,抗战已经胜利1年了。据说,最初修建时的本意,是纪念孙中山先生。

  1949年以后,纪念堂的前面增建了纪念碑,叫“云南人民英雄纪念碑”。抗战胜利堂里并无与抗战有关的展览或陈列之类的东西,倒是时常有演出活动在这举办。我到这儿那天,门前正在搭建舞台之类的东西,不知是不是为庆祝“九三”做准备。

  纪念堂门前的路叫威远街。威远街是昆明大致保存历史原貌的街道,周围全是店铺,往东去的正义路、南屏街一带更热闹。喜欢逛街的人,在这周围,逛上一天也不成问题。

  胜利堂的正对面,是甬道街,这条街道正在大兴土木,试图建成仿古一条街。在这条街上的73号,是聂耳故居。咱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曲作者,就是聂耳先生在1935年,为东北抗日义勇军创作的。

  第二个:西南联大旧址、纪念碑。

  抗战时期,东部的学校大量西迁,搬到云南的,大概有10多所。其中,名气最大的,是西南联大。1937年7月7日以后,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私立南开大学,分别从北京和天津迁到湖南长沙,于当年10月以国立长沙临时大学的招牌开学。半年之后,西迁到昆明,改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从此,西南联大落户在昆明,并在昆明市区的西北侧,建立了校区。1946年5月,西南联大解散,各自北返。告别昆明前,校长梅贻琦先生将师范学院留下,这个学院成为了今天的云南师范大学。昔日的西南联大建筑保存到今天的不多,在云南师范院内,有个仿建的西南联大校门。

  云南师范大学在121大街上,斜对面是云南大学的西门,正南方向是翠湖。地理位置很优越。

  进校门不远,是西南联大纪念亭,一共有3个,每个都是三角形,以此纪念西南联大由3所大学构成。

  过了亭子往前走不远,右转,很快来到校园内的东北角,这一带,是专门用于纪念西南联大的地方,其中的纪念馆内容很丰富,值得仔细看看,而且有志愿者提供义务讲解,我听了一遍,讲解的非常认真,且有水准。

  1938年,刚刚在长沙安顿下来不久,由于战火逼近,学校被迫再次搬迁。这次的目的地就是昆明。整个学校兵分三路,最辛苦的一路,是徒步旅行团。校长梅贻琦先生为旅行团300位学生准备了军装和统一的行李,并亲自为他们送行。

  湘黔滇旅行团从长沙出发,一路往西,穿越贵州,进入云南,历时68天,行程约1700多公里。此举被誉为“世界教育史上的长征”。

  在纪念馆内,珍藏着当年的联大校徽与纪念章。

  纪念馆旁边,保存着一幢当年的教室——土墙、铁皮屋顶。据说,联大来到昆明后,校长梅贻琦先生邀请梁思成先生为学校设计校舍,由于经费短缺,设计方案一改再改,最终改成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这般模样。

  由于屋顶是铁皮铺成,雨天时,雨点打在铁皮上,噪音很大,有时甚至导致老师无法继续讲课,致使学生们听不见老师的声音。老师只好在黑板上写下:停课观雨。

  同样是由于经费短缺的原因,教室内没有桌子,每位学生只有一把这样的椅子,凑合着上课。

  如今的联大遗址内,只有这一幢教室了,昔日,这一带的景象,只能从照片上领略。

  尽管铁皮屋顶的教室很简陋,可到了抗战后期,学校经济每况愈下,为了维持,只好拆掉部分教室的铁皮屋顶变卖,换成茅草屋顶。

  日本军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后方,他们的空军时常空袭昆明。下图是联大教室被摧毁的画面。日军对昆明轰炸的高峰是1941年,共53次,投弹2493枚,炸死1031人,炸伤1409人,炸毁房屋20506间。不过,在这一年的12月20日,当10架日军飞机再次轰炸昆明时,美国志愿者大队的飞机来了,一举击落9架日军飞机,从此,日军飞机不敢轻易再来轰炸昆明。昆明市民兴高采烈,将这支来自美国的民间部队称为飞虎队。

  虽然条件艰苦,但联大的学生们学习热情依旧高涨。这是当时的图书馆。

  联大在昆明的8年间,共招收学生8000余人。

  联大还有数个研究机构,其中以清华的研究院最多。

  这些研究院招收研究生,8年间共有74位研究生毕业。

  联大在昆明办校8年,培养出联大学籍的本科毕业生2437人,专科毕业生约200人。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学籍本科毕业生1280人,研究生74人。总计毕业生约4000人。

  纪念馆的旁边,是梅贻琦先生提写的国立昆明师范学院纪念标柱。

  纪念标柱的旁边,是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5月,西南联大解散,临走前,在此立碑纪念,请冯友兰教授撰文,闻一多教授篆额,罗庸教授书写。1988年,为纪念这段历史,北京大学派人赴云南采购材质相同的石料运回北京复制,安放在北京大学校园里。

  碑的背面,刻着西南联大832位从军学生的姓名。

  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与美国、英国结为盟国的中国,正式对日宣战。为协助来到中国作战的美国航空队,部分外文系学生进入军队担任翻译。1944年9月16日,蒋介石在国民参政会即席演讲:“国家在此紧急战时关头,要先其所急,使知识青年效命于战场,因为知识青年有知识,有自动判断的能力,队伍中增加一个知识青年,就不啻增加了十个普通士兵。”他号召全国知识青年积极从军,提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在这种背景的鼓舞下,联大不少学生投笔从戎。

  看罢西南联大,对面还有个大学,更值得看。

«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全文浏览
本车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