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订阅车之讯
当前位置:车讯网 > 滚动新闻 > 正文

救命钱落在出租车后备箱了

2013年10月13日 06:24 来源:重庆时报
作者:刘浩
我要评论(0) 我要关注

重庆主城区出租车失物招领中心,出租车驾驶员唐世忠右和乘客王仕平互留电话号码

  重庆主城区出租车失物招领中心,出租车驾驶员唐世忠右和乘客王仕平互留电话号码

  记者 刘浩摄影记者 李一鸣

  38岁的王仕平,这两天胡须拉碴的,看起来像58岁的模样。都是3万元钱折腾的结果,但没这钱,贵州农村老家五岁大的养子只能“等死”。

  前天上午11点多,他乘坐出租车去菜园坝长途汽车站回老家,下车时,3万元救命钱连同行李包放在出租车后备箱落下了。经各方努力,昨天下午3点20分左右,三万元救命钱失而复得,王仕平感叹:“重庆好人真的多!”

  绝望

  3万救命钱落出租车上了

  出租车开走了,救命钱还在后备箱里

  王仕平是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长石镇松合河村人,38岁,在盘溪蔬菜批发市场帮人卸货。

  10日那天,他老婆打来电话说儿子病又犯了,有点严重,在村诊所,需要钱治疗。长途电话,才说了几秒钟,老婆就匆匆挂掉。王仕平接完电话后,赶紧凑钱。

  上了几年班,钱他都放在老板那存着,不急用不拿。前天给老板说了,老板二话没说,还预支了他七个月的工资,加在一起共三万元。

  王仕平将这三万元钱和几件旧衣服鞋子装在一个蓝色大提包里,前天上午11点,从盘溪加油站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菜园坝长途汽车站,路上顺带了另外一个乘客。11点20分左右,王仕平在汽车站附近的公共厕所处下了车。

  “下车后正准备喊师傅取后备箱,车子开走了。”王仕平说,车内还有个乘客要去朝天门,可能有点赶。但他的3万元和行李提包,却在出租车后备箱里,还没拿出来。

  他赶紧喊:“东西没拿!”但司机没听到。王仕平想记下车牌号,但车子开得快,尾号“567”三个数字记得很清晰。当时,他“浑身直冒汗,马上哭了出来”。

  老婆连打100多个电话催钱,他不敢接

  这天中午12点,王仕平蹲在车站边哭了。之后,他数了数身上的全部家当,只剩下留着坐车的300元钱和一个山寨手机。

  午饭没吃,他打车回盘溪从去菜园坝的路上再走了一次,看有没有监控,能拍到这辆出租车。在派出所,凭着记忆,写了一个车牌号,工作人员查找,发现不是他乘坐那辆车。

  其间,老家老婆一直打电话,焦急地问他回去没有,“再不回小孩就没救了!”电话打了100多个,只要一来电话,他就挂掉。他不敢给老婆说钱掉了,“说了怕她担心,儿子在诊所的就够她操心的,要说钱不见了,她怎么承担得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给老家村支书打电话,喊村支书出面,“让村诊所先治病,不能断药,人在路上,钱就要带回来了。”挂掉后他给市电视台打电话,看能不能出面寻找这3万救命钱。

  打工给养子治病,四年只回过一次家

  当晚回不去贵州,王仕平在石桥铺路边喝了一碗稀饭,吃了两个馒头,花了两块五。捏着仅剩的不到300元,他找了一间40元的路边洗脚店和衣而睡,想着来重庆的四年和丢失的三万元,再次蒙头大哭。

  他在盘溪租了一个楼房的天台小屋,月租100元。这四年,他只在第一年春节回过老家,因为来回一趟路费600多元。

  每天谁家要卸货,他第一个上去,过年也如此。有个钟老板对他很好,过年时给他买了一双运动鞋,两年来他只穿过一次,怕脏了。这次回家的钱,就是钟老板支付的。

  要是有活干,老板会管饭。要是不管饭,他绝对是买盒饭吃,3元一盒。衣服几年没买, “老板穿旧了的,就给我了。

  他和老婆没生育,生病的小孩是五年前上山做农活时捡到的,两人就养了起来。小孩后来查出“心脏囊肿”,需要钱治疗。有人劝他扔掉,但他认为“既然养着,就当自己亲儿子一样”,这才来到重庆,打工给生病的“儿子”赚钱治病。

  找钱

  失物招领中心紧急行动

  代师傅空车去招领中心认人

  这一夜,王仕平辗转难眠。恍惚中,梦到钱被人送回了,他高兴得笑醒了。昨天天刚亮,他就起床了,开始继续寻找。

  他拨打96096反映情况,重庆主城区出租车失物招领中心接到消息后很重视,马上根据他提供的上车时间和下车时间,通过GPS系统模拟查找,查到一位代师傅的车很可能就是王仕平乘坐的那辆。

  这车属于旌旗二分公司,公司领导马上联系代师傅。

  代师傅在黄桷垭接到电话后,开着空车朝失物招领中心飞奔。“不是我,但要帮助他赶紧搞清楚情况,误事了不好。”

  接到失物招领中心的工作人员的电话,王仕平一阵惊喜,匆忙往招领中心赶。12点10分,代师傅到了。等了一个小时,王仕平才赶到,看了一眼后,马上说:“不是他!”

  空喜一场,王仕平瘫坐在招领中心的沙发上几度哽咽。

  三万元钱,到底去哪了呢?

  根据尾号查找出18个疑似车

  失物招领处的工作人员陈丽马上安排其他同事继续询问出租车公司。

  再次向市内所有出租车公司发布寻物启事,并在所有出租车公司群内发布消息,同时在出租车失物招领网页系统发布消息。

  就连平时极少用到的只在发布紧急通知的“重庆出租汽车服务管理系统”也紧急启动。

  失物招领中心还联系渝中区有关部门,试图通过查看王仕平下车区域监控录像,看清到底是哪辆车。

  此时已是14点半左右,不时有消息反馈到招领中心,但都没人见到王仕平的提包。陈丽告诉王仕平,他下车的区域恰好又是监控盲区,并再次询问他还记得哪些线索。王仕平寻思片刻,认定这辆出租车尾号为“567”。工作人员马上根据这三个数字,查找出租车。

  “一共18辆出租车,分别是18个单位的。”将车牌号打印出来后,陈丽递给王仕平看。他拿起笔,勾出了三辆车牌号。“这三辆最可能。”

  工作人员再次将18个车牌号一个一个地问。

  惊喜

  司机发现后送回救命钱

  3万元失而复得

  他连称重庆好人真多

  “找到了?太好了!”15点整,陈丽接到重庆旌进一分公司领导电话,告知出租车可能是他们公司的,驾驶员正在来失物招领中心的路上。这时,已基本确认提包及里面的三万元救命钱还在。

  王仕平掏出山寨手机,打过去大声说:“老婆,钱拿到了!老板给钱了!我下午就出发,晚上11点左右就回来了。别担心!”挂上电话,这个汉子眼泪直流。半晌,他接过记者递过去的纸巾,说:“重庆好人太多了,太多了。”

  十分钟后,陈丽喊:“师傅来了,快去看看。”

  车牌号是渝A3T567,驾驶员唐世忠。王仕平见到唐世忠时,唐世忠正往后备箱走,他快速打开取出蓝色大提包。王仕平激动了,老远便说:“就是这个,没错!”

  司机只接了一根烟:

  “钱不能要,烟可以抽一根”

  44岁的唐世忠将提包递给王仕平后,连忙说:“不好意思,久等了。我才知道落在我的车上。”说完喊王仕平检查一下。

  检查后,东西原封不动,三万元一扎一扎的,没开封过。

  王仕平抽出三百元,硬塞给唐世忠作为路费。唐世忠坚决不收,说:“这是救命钱,啷个能要你的?”

  唐世忠坚决不收那三百元。王仕平一激动,打开提包,摸出一盒出发前老板给他的云烟,递给唐世忠一根:“不收钱,那就抽根烟。”唐世忠这才接了,笑着说:“这对了,救命钱不能要,但抽根烟可以。”

  司机说:如果不是一个小误会 失而复得还能再早些

  15点20分,唐世忠边抽烟,边说出了经过。原来,中间有个小误会,要不然可能王仕平还能早点拿到提包。

  前天上午11点,唐世忠在盘溪加了气后,就遇到王仕平了。“听他口音像是泸州或江津的,就问他,但他没说话。我就以为不是泸州就是江津的。”唐志忠说,前晚交班后,同事开完夜班就把车停在停车场,后备箱都没动过。

  昨天早晨,他接车后也没动过后备箱。上午他听到交通广播播放了王仕平这个消息,心想自己好像拉过一个乘客,但乘客应该不是贵州毕节的,就没在意。直到下午,公司领导打电话给他核实时,正在南岸花园路的他停车打开后备箱一看,“糟了,果然是我,得赶紧送过去,别人找得好苦,等着救命。”他这才放空车开到黄泥塝重庆主城出租车失物招领中心。

  “要是当时他说了是贵州的,说不定可以早点找到。”唐世忠笑着说,“今后咱们都注意。你拿好贵重东西,我在乘客下车时,也做到一定提醒乘客拿好贵重东西。”

  昨天下午5点左右,唐世忠又将王仕平送到菜园坝长途汽车站,路费分文没收。王仕平要给钱,唐世忠坚决推辞,说:“赶紧去坐车吧。”王仕平抱着提包见他主意已定,就说:“那等我回来请你吃饭。”

  唐世忠笑了笑,将车一溜烟开走了。

关键词: 王仕平 - 后备箱 - 出租车驾驶员 - 出租车公司 - 儿子 - 567 - 出租车上 - 车牌号 - 救命
责任编辑:海纳
更多>>

论坛精选内容

迟到的斯巴鲁XV2.0选购记

首先得先追朔到选车过程,选车真是个纠结的事情...[更多]

2013BMW M体验日报道

M体验日,顾名思义,就是全程体验BMW M系车,M3、M5、M6...[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