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订阅车之讯
当前位置:车讯网 > 资讯 > 业界 > 行业新闻 > 正文

鄂尔多斯 喧嚣已是过眼云烟

2012年12月07日 17:30 来源:汽车商报 我要评论(0)

  鄂尔多斯,这座曾经依靠煤炭发家、创造出经济神话的内陆城市,同样因为煤炭在2009年开始滑坡。巨大的落差一度使它成为饱受争议的城市。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交通不便、人口稀少的城市,仅仅依靠煤炭等资源在短短几年内迅猛发展?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它在一夜之间回到了原点?

  “都是煤闹的”

  “有钱人”,这是几年前外界对鄂尔多斯人描绘最多的词。在北京、上海,整单元、整幢楼购买的是鄂尔多斯人;车展上买走价值千万豪车的是鄂尔多斯人;国际书画拍卖会上一掷千金的是鄂尔多斯人;花几千万买回一堆废瓷烂瓦的还是鄂尔多斯人。

  “‘在鄂尔多斯,要是开着一辆30万的车上街,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鄂尔多斯人咋那么有钱啊?”坐在张腾旁边抽烟的工友充满好奇地问。张腾来自鄂尔多斯,因为投资失败来北京打工。

  对于大家的疑问,张腾低着头不支声,许久从嘴里挤出一句:“煤,都是煤给闹的!”

  据了解,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我国用煤多是从东北、山东、河南等地开采,经过多年的发掘,这些地方的煤矿资源越来越少,这时,鄂尔多斯的煤矿业迎来了春天。

  此时,煤价也开始井喷式上涨。张腾介绍说,煤价最低时,1吨煤的坑口价仅为几元、十几元。然而,从2003年,每吨原煤价钱飙升为 200~300元,2008年9月,煤价涨到罕见最高点,平均每吨煤的坑口价为480元左右。

  作为中国中国第一个产煤过2亿吨的城市,煤炭开始成为这座城市发展的巨大动力。鄂尔多斯的经济“马车”就如同当地的车牌“蒙K”——当地人习惯称为“猛开”一样,驶上了高速路。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2年到2011年10年间,鄂尔多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1.8倍,GDP增长3.6倍。从2003年以来,煤炭对鄂尔多斯GDP的贡献逐年上升,到2008年为最高峰,占到了61%。甚至在当年的12月,内蒙古自治区对外界表示:“鄂尔多斯的人均GDP在2008年将跨越香港。”而在2002年之前,鄂尔多斯每年的财政收入也不过200亿元(2008年为1603亿)。

  车企“望煤止渴”

  煤炭经济令鄂尔多斯成为了中国内陆最富饶的城市之一。此时,其他行业围绕着煤炭行业也开始蓬勃兴起。

  从2004年开始,仅五年时光,鄂尔多斯市区就建起了两个新区:康巴什新区和东胜经济开发区。为吸引金融机构、大企业进驻,政府的优惠政策十分大方。

  当时鄂尔多斯政府推出的扶持政策是,每进驻一家科技院所,政府嘉奖400万元,并免费给予2000平方米的办公场所。例如金融广场的每平方米造价7000元,但进驻的金融机构只需要交3200元,就可获得产权;进驻总部广场的国内500强企业,将一次性获赠所有办公场所。如此大的政策优惠在当时吸引了一批国内外大型企业,甚至奇瑞华泰等车企在当时盛传“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也入驻鄂尔多斯。

  这位官员对记者称,事实上,鄂尔多斯本身并没有太多吸引汽车企业投资的理由。地处内蒙古西南部的鄂尔多斯虽然经济发达,但其经济增长点主要来源于“羊、煤、土、气”等资源型行业,从地理位置和周边产业配套等情况来说,物流成本、配套、人才等方面均不具备优势。

  但鄂尔多斯的“政策”诱惑性太强了。除了上文提到的土地优惠政策以外,据他透露,最让车企垂涎的是,政府还给投资企业煤矿开采权。

  “这意味着一旦企业在鄂尔多斯投资,就可以获得煤矿的开采权,而煤矿大小则取决于投资的多少。”据熟悉煤矿开采的人士透露,一个中型煤矿一年可赚10亿元以上。

  为了吸引华泰、奇瑞等车企投资,鄂尔多斯市政府还明确表态,只要到当地投资40亿元以上,就可以获得煤矿配额。

  据报道,2006年,最先到鄂尔多斯投资的华泰汽车在当时就得到了两座煤矿。2008年,仅靠出售一座煤矿的开采权,华泰就获得了7亿元。此外,还将原来的1000亩规划用地“升级”到6000亩。有消息称华泰在当时也将多余土地倒卖给了地产开发商。打着汽车的招牌,挖煤、卖地也成为了一种“商业模式”。

  死于“贷鼠”

  伴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民间借贷也开始在鄂尔多斯“疯狂上演”。

  “在鄂尔多斯,你要是跟人家说你的存款在银行,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张腾套用电影里的台词这样形容鄂尔多斯民间借贷的热度,“房子大家都有了,车也买了。剩下的钱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借贷风气开始起来了。”

  据张腾介绍,民间借贷的游戏规则很简单,在当时,鄂尔多斯的民间收储利率通常在月息2分~4分之间,也有个别的人能拿到5分甚至更高的月息,后者为极少数。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分~3分之间月息占整个民间借贷市场的主流,合计起来就是年息24%~36%。也就是说你手头有100万元存入地下钱庄后,每个月仅利息就是2万~3万元。一年连本带息就是124万~136万元。

  “什么行业能有这么大的回报?”张腾这样反问记者,他说,许多老百姓就是看中高利率回报才纷纷把自己的拆迁款放在民间信贷。面对屈指可数的投资理财的可选项目,张腾说:“房子我们分了一堆,炒房我们已经有了‘本钱’,存银行太‘跌份’了,买证券、做期货我们不懂,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借贷如此大的暴利诱惑,没有人不动心。”

  令人惋惜的是,进行民间借贷的人在筹集资金后又一次投入了即将饱和的房地产,这为鄂尔多斯的“经济危机”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转折在2011

  2009年,由于煤炭价格的大幅下降,也导致鄂尔多斯经济发展开始大幅缩水,以煤炭产业为支柱的单一经济模式瞬间出现转折。

  正如之前的一些专家预测,煤炭是鄂尔多斯人财富的发动机,房地产是他们的储蓄罐,连接两者的是高利贷。也就是说,鄂尔多斯人通过高利贷将源自煤炭的财富源源不断地注入房地产,当鄂尔多斯对煤炭行业进行整合时,它切断了一切鄂尔多斯人的财源,也切断了高利贷的运行链条,使整个鄂尔多斯经济开始下滑。

  大批房地产在建项目无奈停工,中小矿企接连倒闭,民间借贷链条雪崩。来自鄂尔多斯官方调研的保守估计,当地民间借贷资本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而维系当地房地产高速发展的资金,来自民间借贷的部分或已高达8成,借贷成本则大约在月息2.5%左右,最高甚至可达4%~5%。

  “贷出去的钱收不回来,自己担保的贷款人家找上门来催债。从那天起,我的好日子也到头了。”说到这里,张腾猛咗着手里的香烟,“一个月之内,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都抵债了,开了没几年的车也抵了出去,从有钱到欠钱,前后不过五年的时间。因为欠债自杀的事在当时太普遍了。”

  2011年秋天,鄂尔多斯出现房地产老板因资金链断裂问题引发的首例死亡事件,中富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福金在办公室的卫生间内自杀身亡。而在今年的4月,当地最大的地产商,鼎太置业董事长魏刚也在一家酒店的客房中,选择了以同样的方式结束生命。

  事后得知,将这两位地产商逼入绝境的,就是当地已经陷入瘫痪状态的房地产业以及难以偿还的巨额高利贷款。据了解,魏刚旗下楼盘项目的销售已经长时间处于低迷状态,而他的债务规模却至少超过7亿元,单笔借贷最高达1.2亿元,月息基本都在4分、5分以上。

  “前两天妻子打电话说,借我钱的人被公安局抓住了,她想让我回去一趟,看看能不能弄回点钱。”谈到妻子,张腾更多的是愧疚,“现在要债的也没那么急了,我也想回家,再不好那也是家。”

  (责任编辑:叶成)

关键词: 鄂尔多斯 - 坑口价 - 过眼云烟 - 书画拍卖会 - 民间借贷 - 政策 - 2008年 - 商业模式 - 马车
责任编辑:海纳
更多>>

论坛精选内容

迟到的斯巴鲁XV2.0选购记

首先得先追朔到选车过程,选车真是个纠结的事情...[更多]

2013BMW M体验日报道

M体验日,顾名思义,就是全程体验BMW M系车,M3、M5、M6...[更多]